当前位置: 装修网 >> 装修施工

美国媒体大亨的奢华豪宅利斯之花

2019-01-12 14:45 来源: 浏览: 2条

美国媒体大亨的奢华豪宅“利斯之花”

美国媒体大亨戴维?萨伯斯坦位于洛杉矶的豪宅“利斯之花”Fleur de Lys在西方上流社会引起很大关注。

美国媒体大亨戴维?萨伯斯坦位于洛杉矶的豪宅“利斯之花”Fleur de Lys在西方上流社会引起很大关注,这座凡尔赛宫样式的建筑奢华无比,尤其是内部陈设的所有家具和装饰都是法国十八世纪的古董收藏品。

宅邸的大厅宏伟气派

家庭沙龙是家人常常聚在一起的地方

,东方的家具艺术品与法国十八世纪的扶手椅和家具结合得非常完美。

这座豪宅被《名利场》杂志和欧美很多主要杂志和媒体报道,称赞它“如果在夜色降临时,不开电灯,点上蜡烛,就会将你带回十八世纪的法国!” 它还被誉为太平洋岸边的“小凡尔赛宫”。如此奢华优雅的内部风格源于萨伯斯坦先生雇用了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史专家和买手为他打理一切。36岁的巴黎古董家具商,艺术史专家葛里高利?莫杰就是这座豪宅的主要设计者和家具买手。

餐厅奢华优雅,可以同时供十几位客人用餐,可以想象洛杉矶的名流在这里聚会的场面。

走廊如同一个艺术展厅,十八世纪的金边镜子和经典大师油画悬挂墙壁两侧,间或摆放的扶手椅皆为十八世纪的精品,面料是精美的里昂丝制成。

毕业于巴黎著名艺术学府卢浮学院和伦敦科托德艺术学院的莫杰,得到艺术史硕士学位后,在巴黎一家艺术鉴定机构工作了5年,2001年莫杰遇到了萨伯斯坦

,在结识的初期,莫杰在每次萨伯斯坦来巴黎的时候都带他去大大小小的博物馆,私人收藏等地方参观和学习, 萨伯斯坦先生很快爱上了法国十八世纪的艺术和装饰,这毕竟是艺术最为辉煌,登峰造极的年代。一个伟大的计划在孕育中,萨伯斯坦先生决定建一座类似法国凡尔赛宫古堡的建筑在大西洋彼岸的洛杉矶,而内部装饰当然是凡尔赛宫相同的样式,这是一个大胆的惊人的计划。在此之后的3年莫杰往返于巴黎和洛杉矶之间,对每一件家具和收藏品,以及豪宅的各种面料都进行精心选购和总体搭配。整个豪宅耗资七千万美元,仅家具和内部装饰的选购就高达五千五百万美元。

古堡的音乐沙龙,墙壁,家具面料都是精美的法国里昂丝制成,温软柔和的粉色带来皇家气派。

男主人的书房摆放着十八世纪的藏书,写字台是价值连城的路易十五时期家具精品,书房的一角摆放着具有警示作用的财宝箱。

这位白手起家的富豪在美国七十年代曾做过汽车经纪,在一次偶然的堵车中,他突发奇想,想到了可以提供交通状况给电台,以便于人们出行了解路况的点子,很快他凭借雇佣直升飞机向美国电台出售交通信息而积累了巨额财富, 直至今日成为美国最大的电台络westwood的大股东。他奢华的豪宅, 前妻苏珊是法国高级成衣业的最大消费者! 这些让见怪不惊、奢侈至极的好莱坞都感到无法比拟。这对夫妇目前为止正在进行着全球最昂贵的离婚案,前妻索要赡养费十亿美元――他的一半身家,而付出巨大代价的原因竟然是他爱上了他孩子们的美女保姆,而且这位保姆简直是他妻子年轻时代的翻版。

这位让全世界瞩目的美国富豪现在就来到我的面前,在互相介绍过之后,萨先生智慧风趣的谈吐,平易恳切的态度让我很快打消了原有的一切顾虑,仿佛一个久违的朋友在我对面侃侃而谈。虽然他不断有从美国打来,我们的采访时断时续,但是话题却进行得非常顺利!

戴维?萨伯斯坦先生在巴黎的一次旅行中愉快的接受了采访,地点巴黎乔治五世酒店。

为什么在豪宅里选择法国十八世纪风格?而不是其他的艺术风格?

这是一个个人的偏好和感觉。首先美国是一个仅有200多年历史的国家,那么历史就成为更加吸引美国人的一个因素。而在法国的历史上,18世纪正是艺术非常繁荣的年代,这个时期的各种艺术品和家具都异常精美,工艺繁复精湛,并且是独一无二的,非常具有代表性。另外就是那些十八世纪的精美的壁毯和面料,出产这些的手工作坊直到今日还存在,已经几百年了,这样好的传承真是让人惊叹!

在确定宅邸的风格前一年,我的家具艺术顾问和买手葛利高利?莫杰Gregory Mauge曾带我参观凡尔赛宫等巴黎大大小小的国立和私立博物馆,几个主要的私人艺术收藏博物馆和一些古堡,在这些走访和学习的过程中,我逐渐确定了十八世纪这一风格。

另外一点就是对这种艺术风格的一种天生的喜爱,我觉得这些华丽优雅的装饰给我温暖的感觉和家的感觉。如果让我居住在现代艺术风格的装饰环境中,我会感到就像在一间医院里,那种冷冷的感觉让我无法忍受。

昔日的豪华如宫殿般的主人卧房,曾见证一段美丽的爱情,而今随着世界最昂贵的离婚案拉下帷幕,昔日二十几年恩爱时光已随风而逝

豪宅的名字叫法语的“利斯之花”,是为什么?

在法国的历史上,利斯花的形状是皇室,王冠和王权的象征,然而美国没有王室,那么我们在美国用这个名字是对历史的一种传承,当然也是开了一个有趣的玩笑。

毫宅的主人浴室也是一派古典优雅的气氛,并未因为实用性,而降低艺术的指数!

豪宅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设计得都精致无比,面料也是从法国特地运来的,由法国专门的技师在洛杉矶制作。

那么在整个十八世纪的收藏中,有没有哪样收藏品是您认为特别有意义或特别喜欢的,为什么?

有一件很大的箱子,是十八世纪的财宝箱,我十分喜欢。因为我看着它的时候,有一种警世的作用,常常想起一个社会中最为重要的是什么?在一个社会中,两头是最富有和最贫穷的人,如果社会中只存在这两个极端,那么问题就很大了,就像法国历史上曾经的那样,穷人会造反会革命甚至杀掉皇帝。那么如果一个社会中有坚实而有动力的中产阶层,那么社会才能稳定,才能有希望!

另外一个是法皇路易十四的鱼形瓷器。它让我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路易十四几乎是一个没有隐私的皇帝,他的生活总是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成为人们的谈资,但是人民非常爱戴他。而到了路易十六继位时

美国媒体大亨的奢华豪宅利斯之花

,皇帝要求他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他总是避开大众,特立独行,最后被人民杀掉。这是一个什么警世呢?人不可能爱戴自己所不能够了解的人,所以让人们了解也是一种必须,这是最最重要的。这点同样适用于这两位皇帝对他们皇后的态度上,路易十四整天和他的皇后在一起,让他的皇后也爱戴他,这样的皇帝才能得天下人心;路易十六的皇后和皇帝分开居住,皇后单独居住在凡尔赛宫旁边的“台亚农Trianon”宫,他们夫妇之间都有隔阂,怎么能让人们对他没有隔阂呢?所以一个男人和他太太的关系是多么重要啊!

说说您宅邸的花园是什么样的?

我的花园有7英亩,种满了各色的玫瑰,这些每种不同颜色的玫瑰用于装饰整个宅邸的各个房间,一年四季,绰绰有余了!花园的风格也是凡尔赛花园的工整几何对称形。